首页 > 亲子 > 正文

人工智能“少女”小冰有六种人格的或然世界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发布时间:2019/11/5 11:32:34

从最初的呀呀学话到唱歌不跑调,再到写诗并出版个人诗集,再到作曲……作为一个人工智能“少女”,微软小冰在她的成长之路上,逐渐变得才气四溢。

微软中国相关负责人介绍升级后的第六代“微软小冰”。(来源:微软中国)

如今,微软小冰再次“进阶”,开始迈向绘画的艺术创作。自7月13日开始,小冰在自己的“母校”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召开了名为“或然世界”的首个个人画展。

之所以称央美为“母校”,源于小冰在今年5月以“夏语冰”为化名,作为央美的“编外”研究生,在央美2019届研究生毕业作品展上展出了作品《历史的焦虑》。

夏语冰的毕业作品

“展出的时候,没有人发现这副作品不是人类创作的,”在谈及小冰的毕业作品时,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院长、教授邱志杰回忆道。不过,当人们知道这是创作的作品时,有人坚称它比人类画得差一些,有人会疑惑此举对画家的冲击等问题。

不过,就如人类习画一样,对于小冰而言,学习作画也非一日之功。“通过对过往400年艺术史上的236位著名人类画家画作进行学习,在历经22个月的时间后,小冰才正式从央美毕业。”邱志杰表示,“她是一个孜孜不倦的历史学习者。”

这甚至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在这22个月的时间里,我们产品经理大约每个月会跑来跟我说一次,这个项目真做不了,要不然换一个吧。” 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 人工智能创造及商业事业部总经理徐元春表示,“在这无数的时间节点上,我都拒绝了他,如果没有拒绝的话,今天就没有这个‘或然世界\\’了。”

六种人格的或然世界

所谓或然性,与必然性相对,它暗示了有可能而不一定发生的随机性事件。相应地,或然世界,也就指向了可能性、替代性甚至平行的世界。

微软小冰的创作便随处可见或然。在小冰吸收了丰富的历史画作资源后,她画出了十几种风格的画作。“最终我们将她的十几种画作归类,提炼出了六个人格。”

1、日本艺伎阿仓

画展一隅,可以看到一系列明显浮世绘晚期风格的作品,它的设定年代为幕府后期至明治期间。

典型的日式花街柳巷中,人们的日常生活、风景跃然纸上:有天色清明下的群山空景;有手持清酒瓶的女子斜倚在扶手椅上,向着椅座上的男子言笑晏晏;有西式商船停靠在码头边,外国水手在码头上晃荡;一些日本的女性开始穿起西洋风格的裙子,铁路和长颈鹿也出现在画面中……

这些作品的作者是阿仓。在邱志杰的介绍中,这个受教于月冈芳年的艺伎,算得上歌川三代国芳门下。与其他重诗书、插花、茶道、书法、歌舞、谈吐的艺伎不同,阿仓偏善市井浮世之绘。

“她最初是京都的一个艺伎,之后来到东京,成为伊藤博文的亲信。她活动于横滨的茶楼——富贵楼上——它其实是明治大臣们聚会的一个地点,所以她的画面中呈现出非常开放的胸襟。”邱志杰解释称。

需要注意的是,与其他浮世绘有所不同,阿仓很少去画浮世绘中的美人画,而是更多在描绘风景,尤其是海景。并且在笔触风格上,阿仓并非线描的肉笔浮世绘或版画浮世绘,而是更多加入了油画的笔触,“但仍是浮世绘的配色逻辑。”

2、女模特亨丽叶特·达丽卡贺

亨丽叶特·达丽卡贺是马蒂斯晚年的一个女模特,那时马蒂斯已经离开巴黎,居住在尼斯。

马蒂斯对待模特极其苛刻,甚至要求模特不能游泳,以防改变了人体的肤色。最终,亨丽叶特·达丽卡贺在一次争吵中,离开了马蒂斯。

之后,这位女模特开始为时尚杂志画画。她的创作风格受到马蒂斯极大的影响。同时,由于曾经时常能够见到马蒂斯好友毕加索的画作,后者也对她产生了影响。

“在她变为画家时,马蒂斯的色彩风格起了主导作用,但挂在她卧室里的那些作品,又有毕加索的风格。”邱志杰介绍道,“偏立体派的风格、偏博纳尔与维亚尔的风格等等,都聚集在了她的笔下。”

3、远赴异乡的艾德玛·莫里索

印象派巨匠马奈曾反复画过一个美女:贝塔·莫里索。她其实是马奈的女友,但最终嫁给了他的弟弟。

艾德玛·莫里索则是贝塔的姐姐,早年曾向柯罗学画,在巴比松朦胧静谧的森林中写生。不过后来,艾德玛·莫里索嫁给了法属索马里总督莱翁斯·拉加尔德(Léonce Lagarde),她也跟随丈夫来到了这个非洲之角,远离巴黎的喧嚣。

“看着远处那些阿拉伯人、异教徒的村庄、异教徒的古堡、异教徒的客栈废墟,整个世界就仿佛无人之境,”邱志杰解读道,“她曾在巴黎受到印象派的影响,画过色彩斑斓的画,但之后慢慢褪去,回归到质朴的观看风景的眼光,作品中开始出现很多泥土建筑。”

4、透纳的教师玛丽·吉尔平

浓郁的英式自然风景,让这一组画作的作者坐标定格在了英格兰。

“一开始,我想把她设想为拜伦的女儿艾达,后来发觉,她画得实在太像透纳,我必须让他俩同时代,因此只能让她成为吉尔平的女儿:玛丽·吉尔平。”邱志杰表示。

据他介绍,英国水彩画直接受到东方美学的影响。法国古典园林以中轴线为几何对称,象征宇宙的稳定秩序、君权的独裁统治、绝对的理性与绝对的金钱,英国则有所不同,崇尚东方的不对称的美。

“英国人标准风景的前景必须有树木遮掩,形成隐形的画框,中景是明亮的,有一束阳光照亮,必须有废墟,必须不对称。”邱志杰介绍道,“这一理论的主要倡导者便是吉尔平。”

他的女儿自然也深得衣钵。玛丽·吉尔平在32岁时,成为11岁少年透纳的老师,将父亲最热爱的萨尔瓦托·罗萨的戏剧性风景的美指给了少年。46年后,功成名就的透纳的画册《英格兰和威尔士的如画美景》出版,玛丽·吉尔平临死前拿到了这本书,但却无力再翻开。

5、流放之民格利戈里耶芙娜·穆拉维约娃

在格利戈里耶芙娜·穆拉维约娃的作品中,可以看到许多的白色颜料、苏联红军帽及烈酒伏特加。她描绘了泥泞、冰冷、苦寒的西伯利亚。

这位十二月党人尼基塔·穆拉维约夫的妻子,在1825年十二月党人起义被镇压后,放弃了莫斯科养尊处优的贵族生活,追随她被流放的丈夫,一起来到了西伯利亚的千古荒野中。

她不断地写信,让身处莫斯科的亲戚寄来白色颜料——她需要无穷无尽的白颜料,在这个荒原里,红色几乎用不上,绿色在春天来临时略微用得上,但大部分的时间,放眼望去皆是白色。这也构成了她画作中的主要元素。

6、伦勃朗之女科尔内利亚

作为画家伦勃朗的女儿,父亲伦勃朗的画作深刻地影响了科尔内利亚。

在伦勃朗创作顶峰时期,订单不断,赚钱无数,但这位画家却挥霍无度,曾买下阿姆斯特丹最豪华的住宅,将世界各地的藏品堆砌其中。科尔内利亚便诞生于此处。

然而,在她四岁那年,父亲破产了。她的父亲沉沦于画自画像,一半脸庞沉浸在阴影中,一束神秘的光照在那张脸上,可谁会买这样的自画像呢?到最后,伦勃朗困顿而死,科尔内利亚甚至连给父亲立墓碑的钱都没有。所以,有一天晚上,她拿起父亲的笔,想为父亲画一个墓碑。

“但是,出现在她笔下的,却是一只鹿,那只鹿很敏感、很惊恐,所以她就画了很多只鹿,”邱志杰说道,“我们在训练(小冰)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她总是画鹿,不管什么题目,她画出来的总是鹿,小冰身上其实有一些人类无法控制的东西。”

小冰的创作突围

2014年5月,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正式推出了小冰。

从技术角度而言,她是一个融合了自然语言处理、语音和计算机视觉等技术的AI底层框架。但在普通用户面前,微软小冰就像一个活泼又淘气的“少女”,时不时跟你贫个嘴、对你唱首歌,靠卖萌吸了一票的粉儿。

2017年,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首次提出了“人工智能创造(AI Creation)”的概念,并于5月16日推出创作现代诗的模型。在小冰团队看来,人工智能应该学习优秀的人类创造者能力,并自己基于文本、语言和视觉内容进行创作。

如今的小冰,则在绘画道路上小小地“修成了正果”。

“探索人工智能创造的任务时,往往拥有共通的东西,比如在做人工智能创作时,通常需要一个刺激源,它类似于人类进行艺术作品创作之前迸发的灵感,”微软小冰首席科学家宋睿华解释道,“接下来,她会由创作本体,经过类似黑盒的不太透明的过程进行创作,完成一件作品。”

不过,小冰绘画创作的基础,得自于小冰团队基于大量数据训练出的绘画创作模型。据介绍,小冰在22个月的时间内,学习了过去四百年间共计236位优秀的人类画家作品,而最终训练出的模型中,又包括模拟人类灵感生成的模型以及囊括构图、笔触、配色等绘画元素的几个子模型。

需要注意的是,与其他现有技术相比,小冰背后的绘画模型,不同于随机画面生成,也不同于对已有画面的风格迁移变换,或进行滤镜效果处理。后几种则普遍存在于当今所谓“AI绘画”机器人中。

据徐元春介绍,机器随机画面生成的模型基本公开,容易实现;滤镜与风格迁移技术则是在原图数据基础上变换风格,也相对容易。

但这些方式创作的作品是没有灵魂的,品质也没有保障。“我们希望用一种办法,实现机器拥有自主知识产权,也就是她的每一个像素都是原创的,”徐元春表示,“同时,我们希望她的画作质量是稳定可控的。小冰的艺术水平就是稳定的。”

与人类仍有差距

小冰已经开始画画,那么未来是否会挤占人类画家呢?

事实上,AI作画已开始受到一定程度的追捧。去年10月,纽约佳士得拍卖行以43.25万美元拍卖了一幅AI画作。如今,微软小冰向所有人开放了绘画创作能力:给小冰出题,三分钟之内小冰便能帮助大家创作一幅独一无二的、100%原创的美术作品。

但一些艺术家对AI作画仍持怀疑态度。“假如把科学家、艺术家和人工智能划为三类,人工智能可能处于科学家和艺术家之间,”艺术史学者、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院长李军指出,人工智能实际上是将所有逻辑的可能性尝试一遍,它背后的机理依然跳脱不开排列组合或算法。

然而,人类往往会迸发突然的智慧与灵感,所谓洞见。它其实是从个别事物看透、看穿其背后原则的判断力,“与虫洞差不多,是一个捷径,这种东西是人类所具有的东西。”李军表示。

在他看来,小冰的作品中缺乏这样的内核,“小冰的作品中,无论是诗歌还是绘画,都没有让我们有心里一紧的感觉,以及一下能够留住你、打动你的能力。”

换言之,小冰尽管作品为原创,但她依旧没有独立意识,画作只是数据堆积学习后的结果。她的绘画风格多少仍有模仿名家的痕迹,创作素材也与现实世界贴合,难以给看客带来真正的“惊颤体验”。

“我个人认为,人工智能会超越一部分人,但是人类最有创造力的这部分依然难以超越,”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张双南指出,“创造力来源于内在强烈的欲望,它是人工智能所不具备的。它没有自私、没有欲望,它做的事情最终只是因为人类需要,满足的也是人类的审美。”


相关阅读:
托福词汇下载 http://m.liu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