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 > 正文

2名遇难潜水员死前疑受外力 附近村子现电鱼船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发布时间:2019/11/5 16:32:50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原标题:两名潜水员因何而死?

救援人员搜索徐海燕和孙昊时动用了无人艇。救援人员搜索徐海燕和孙昊时动用了无人艇。

  本月6日,两名和孙昊在河北唐山潘家口水库进行潜水时失踪,本月17、18日,两名潜水爱好者的遗体相继被发现,19日中午和傍晚,两名潜水员的遗体被相继打捞出水。关于两人的死因,这些天在潜水圈被讨论得沸沸扬扬,是因为本身的技术原因?还是因为被水草或者网箱缠绕?或是电鱼船的电击?诸多参与救援和目击者提供的信息,让人心生疑问,但这些疑问只能等待权威部门最终的调查结果。

  进展

  探索潘家口水长城遇难

  两名潜水员遗体昨出水

  本月6日,两名潜水爱好者徐海燕和孙昊在河北唐山潘家口水下长城进行潜水时失踪,时隔十多天,本月17、18日,两名潜水爱好者的遗体相继被发现,在进行了标记取证等相关工作后,19日中午和傍晚,两名潜水员的遗体被相继打捞出水。

  徐海燕和孙昊都属于一个名为“GUE”的国际性潜水组织,因为入门门槛高,对安全要求严格,“GUE”被称为“世界上最神秘、最精英化”的潜水组织,而在国内,目前只有7人通过了该组织的考试,而徐海燕和孙昊就在其中。本月6日,两名潜水爱好者徐海燕和孙昊在河北唐山潘家口水库进行潜水时失踪。

  19日凌晨,“GUE”通过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当天,在河北省唐山市迁西县公安分局到场的全程监督下,遇难潜水员家属委托四名技术潜水员对潘家口水库遇难潜水员进行打捞。而打捞方案经过家属与技术人员的反复沟通论证,水下打捞全过程由下水潜水员进行摄像记录,升水后全过程除公安局执法人员的现场录像外,还由家属委托摄像师以及家属亲自进行录像。中午11点54分,徐海燕的遗体被打捞出水面,下午6时许,孙昊的遗体也被打捞出来。

  19日上午,唐山市迁西县委发布消息通报事件经过,根据通报,事件发生后,迁西县公安局指挥中心立即指派潘家口水库分局、刑警大队赶赴现场,协助蓝天救援队等社会团体进行救援,并维持现场秩序、调查走访。19日下午,北京青年报记者联系了迁西县委宣传部的工作人员,他们表示,相关部门已经开始就此事件进行调查。

  调查

  技术不过硬?

  “‘GUE’就是因为安全而闻名”

  “18号那天我难受了一整天,当时两名潜水员的遗体都已经被找到了,我也看过了水下的影像,徐海燕抱在胸前的双手,让我久久无法忘记。”参与了两位潜水爱好者搜救的方励19日对北青报记者说。

  关于徐海燕和孙昊的死因,这些天在潜水圈被讨论得沸沸扬扬,是因为本身的技术原因?还是因为被水草或者网箱缠绕?或是电渔船的电击?诸多参与救援和目击者提供的信息,让人心生疑问,但这些疑问只能等待权威部门最终的调查结果。

  “国内只有7个人考过了‘GUE’,你说它的难度大不大?”上海一位参加过“GUE”培训的潜水爱好者赵明(化名)19日对北青报记者说。

  “GUE”的全称是globe underwater explorers,是一个于1998年成立的以水下洞穴、沉船等探索为目标的非盈利性的潜水组织。“‘GUE’在潜水爱好者中应该是最为顶级的一种组织,他们的要求十分严苛,因此\\‘GUE’也是以安全而闻名。\\‘GUE’很多潜水设备都需要设置双份保险,而且对于能见度低、狭窄的水下区域是不允许进入的。”赵明说,“很多潜水爱好者甚至认为\\‘GUE’过于保守。”

  一名认识遇难潜水员的潜水爱好者Dary告诉北青报记者,潘家口水库适合AOW级别以上潜水,也就是40米深,更在两名潜水员的能力范围内。据了解,这次徐海燕和孙昊在下潜过程中各背负了100斤装备,其中包括推进器等辅助设备,按照理论数据,他们所携带的装备能够支撑他们在水中呼吸6至8个小时,最深可以潜到水下80米处。

  崔巍是国内少有的具有“GUE”教练资格的人,他曾经有过三年海军潜水员的经历,现在是上海联合水肺潜水俱乐部的教练。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曾经表示,如果按照徐海燕和孙昊的技术,在潘家口水库这种水情并不复杂的水域潜水,应该是不会出危险的,而且二人经验丰富,也可以相互帮扶出水。

  被网箱缠绕?

  两人遗体被发现时无缠绕物

  方励是北京一家名为劳雷工业的企业的负责人,这次打捞失踪潜水员的工作,就是由他提供的技术支持,他也参与了整个救援经过。

  方励的团队拥有无人艇、三维声呐、侧扫声呐、多波束探测仪等诸多设备,通过扫描和数据处理,他们很快完成了对水下地形的绘制,并且找到了几处可疑点。“在水下勘测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了很多养殖网箱。”方励说。

  而根据水库边的村民和一些曾经去过潘家口水库的徒步爱好者介绍,在许多年前,潘家口水库中曾经放置有很多用来养鱼的网箱,而考虑到保护水质,在去年,这些网箱被当地政府拆除,但是部分渔民为了省事儿,只将网箱露出水面的部分进行了拆除,而水下部分则没有拆除。

  “我们当时曾经考虑过,两名潜水员是不是因为被网箱缠绕而遇难,但是当我们的水下机器人的摄像头拍摄到潜水爱好者的遗体时,我们发现,两名潜水爱好者都是独立的,身上并没有被网箱或者水草之类的缠绕。”方励说。

  电鱼作祟?

  村民家发现潜水员“象拔”和电鱼船

  北青报记者19日见到了水下机器人拍摄到的在水下发现徐海燕和孙昊时的影像记录。徐海燕面部朝上,双手缩在胸前,而孙昊面部朝下,工作人员最早也是通过其背部的气罐编号辨认出他的身份的。

  方励曾经参加过多次水下探寻任务,具有较为丰富的水下探寻经验。

  “正常情况下,潜水爱好者入水后应该保持在悬浮状态,但是我们发现他们的时候,两名潜水爱好者都是‘座低\\’的,也就是说是沉入水底的,这就说明两人的设备或者体内有水进入,而在没有缠绕的情况下,只有遭受到外力,才会导致这种情况。”方励说。

  而在徐海燕和孙昊进行潜水时,留在岸上的“GUE”工作人员曾经目睹过事发水域有船只经过。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潜水爱好者在下水后都会在水面留下一个学名为充气式信号棒的“象拔”作为标记,事发后几天,救援人员在水库附近的一名村民家中发现了一个“象拔”,而根据这个“象拔”的品牌和编号推断,应该属于“GUE”组织成员所用。但村民一直没有明确说出这个“象拔”的来历。

  事后,有人把村民家的照片拿给了方励看,方励一眼就认出了村民院子里停放的一条船是一艘电鱼船。“我是搞科研的,不会看错,那就是一艘用来电鱼的船,但是这艘船和潜水爱好者的死亡有没有关系,只能交给权威部门去调查了。”他说。

  住在潘家口水库附近的村民刘进(化名)告诉北青报记者,水库偶尔会有人用电击的方式捕鱼,但是大多是在水深5米左右的地方,而潘家口水库其实属于一个航道,潜水爱好者在这里潜水,还是存在一定风险的,包括和船只可能发生的碰撞。

  “这件事真的让我挺痛心的,对于其他潜水爱好者来说,在今后的活动中,一方面要有岸上警戒的人看护,另一方面最好能够携带一个信号发射装置,一旦遇险可以给救援者一个目标指向。”方励说。

  来源:北京青年报


相关阅读:
足球比分 http://www.8b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