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正文

汉中女学生产子20天后身亡 两所学校均称"没责任"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发布时间:2019/11/8 12:00:23

  产子20天后病危母亲才知女儿怀孕

  “事发前几天我们还微信视频聊天,没想到再见时她已经不在了……”20日,杨女士哭着说,没想到女儿会出这么大的事,现在还留下了嗷嗷待哺的儿子。

  48岁的杨女士是榆林子洲县人,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已经出嫁;小女儿G某在2014年9月被陕西航空职业技术学院会计专业录取,现在已经是名上大二的在校学生。

  2016年2月,G某被学校安排到陕西航空技师学院实习。而在6月3日清晨6时许,她突然接到女儿男友打来的电话称,G某因在学校产子后发病,已被送到了医院抢救。

  杨女士说,当天她就从老家坐车赶往汉中,没想到走到半路上,再次接到女儿男友打来的电话称,G某因病重被转院到省人民医院。“我赶到医院时,女儿已经昏迷了,随后医生就宣布死亡了。”杨女士说,她之前只知道女儿和榆林佳县一个小伙子谈恋爱,没想到竟然发生这样的事。

  “此前我一点都不知道,”杨女士说,她知道女儿谈恋爱后,就曾表示过反对,G某也答应不再来往。如今女儿怀孕,又产下一名男婴,对她来说,都是非常震惊的消息。

  “6月1日,女儿还和我微信视频呢,视频时,她来回转着身体,问我她胖了没有?”杨女士说,而春节女儿回家时,她并没有发现异常,现在回想那时女儿应该已怀孕六七个月。而事后她才知道,女儿早在5月17日就已经产下了一名男婴,而生产的地点竟是在实习的学校宿舍。

  宿舍内足月产子闺蜜给接生

  杨女士说,通过女儿男友贺某的讲述她才知道,去年秋天,G某就已经怀孕,但当时留不留下这个孩子,两人为此发生了争执,随后分手。

  24岁的贺某说,他和G某是两年前在一次同学聚会上认识的,他和G某的小学同学一起打工,经过这位小学同学他认识了G某,并谈起了恋爱。随后,他还曾来到汉中打工。

  “她家人不同意,我就说去医院打掉孩子,她开始同意药物终止妊娠,后来没说到一块,她就不理我了”,贺某回忆说,期间,他还通过G某的闺蜜询问其怀孕的情况,得到的答复是,孩子已经被打掉了。

  然而5月17日上午,他却突然接到G某闺蜜的电话,说G某下身出血,情况不好。贺某赶到G某就读的学校,但上不了女生公寓楼,只好在楼底下等着。上午11时许,他被告知,G某生了一名6斤4两重的男婴,算了算时间,是足月生产。

  而G某的舅舅杨先生说,通过学校通报的情况,5月17日上午10时左右,G某在所实习的学校——陕西航空技师学院女生宿舍楼内生产,而她的闺蜜兼舍友小徐为G某接生,并联系了G某的男朋友,却没有告知学校。随后,G某和男友抱着刚出生的孩子住进了宾馆,在宾馆住了三天后又住进了男友在学校附近租的民房里。询问产子的经过,G某的闺蜜说,开始发现G某在厕所里蹲着,下身流血了,这时,G某才说可能自己要生了。当日上午,在大学宿舍里,在闺蜜的帮助下,G某完成了生产过程。

  上午生产下午还上课生产当天未请假

  生产后贺某带G某去医院,经过检查,婴儿一切正常。但G某没有像其他产妇一样坐月子,下午还回到学校继续上课。

  贺某说,6月2日上午,在租住房里,G某将自己反锁在卫生间里,一个多小时都不开门,他破开门之后发现G某已经昏迷,并出现浑身发软、冰冷等状况,还伴有发烧、抽搐等症状,他当即将其送往医院。眼看再也瞒不住,6月3日清晨6时许,贺某才打电话通知了双方父母,告知了女友产子并发病的情况。G某先是被送往了汉中3201医院,由于病情危重,4日凌晨又被转院到了省人民医院。

  而杨女士说,当她在医院门口见到了女儿时,女儿已经陷入昏迷,眼睛都没睁开。而陪同G某的舍友兼闺蜜小徐,将G某生产的过程给她叙述了一遍。5日下午,小徐就被学校叫了回去,再也联系不上。随后,医生对G某进行了抢救,但在5日上午8时许,医院告知贺某,G某因抢救无效死亡。医院出示的死亡证明上显示,死亡原因是蛛网膜下腔出血。

  20日,G某的班主任张老师回忆说,G某生产是5月17日上午10时许,当天他们有消防演练,按照要求,G某也要参加,但他并未接到G某的请假信息,也没有寻找。对于G某缺勤为何没有寻找,张老师闭口不言。

  G某的舅舅杨先生说,根据G某闺蜜讲述,生产后,G某仍然去学校上课,但却吃不下、喝不下。“营养不良,还有天天上课,身体咋能受得了?”杨先生说。

  超市买来剪刀剪断脐带

  产后未到医院进一步治疗

  20日,G某的家属提供的她在汉中3201医院转院前的病历。根据病历显示,G某入院前一天无明显诱因出现头痛、精神差、嗜睡、言语少等症状;头部不适加重,不言语、四肢乏力、手脚发凉、无法站立及行走。病历中同时显示,后患者病情逐渐加重,牙关紧闭,呼吸困难,追问病史,18天前刚在家(学校宿舍)顺产一子,处产乳期,且整个产程在家完成,脐带是用自己在超市买的一把剪刀处理的,产后未到医院进一步治疗,未注射破伤风抗毒素。

  诊断考虑:蛛网膜下腔血;静脉性脑梗死;中枢神经系统感染;继发性癫痫;中枢性呼吸衰竭;破伤风;中度贫血;双侧卵巢囊肿。目前,患者呈深昏迷状态,双瞳孔光反应消失,自主呼吸消失,呼吸机辅助呼吸。家属要求出院,转上级医院治疗,反复向患者家属交代现患者病情危重,生命体征不平稳,转院途中随时可能心跳停止死亡,其家属仍坚持要求自动出院。

  而省人民医院一位医生说,蛛网膜下腔出血是多种病因所致脑底部或脑及脊髓表面血管破裂的急性出血性脑血管病,血液直接流入蛛网膜下腔,又称为原发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多骤发或急起,临床还可见脑室出血,硬膜外或硬膜下血管破裂等原因引起的血液穿破脑组织流入蛛网膜下腔病例,称之为继发性蛛网膜下腔出血。

  6月4日凌晨1时许,G某被转入了省人民医院,经过两天治疗,因抢救无效,于6日上午8时27分被宣告死亡。

  校方称“没责任”建议家长打官司

  20日上午,G某的妈妈杨女士仍躺在宾馆的床上以泪洗面,床头柜上还摆放着G某的遗像。照片中G某一头乌黑的披肩发,清纯的面庞透着青涩,而她此时却躺在医院的太平间里。杨女士说,为了弄明白女儿出事前后在学校的情况,她便赶到了汉中,被学校安排在了宾馆。 “生的孩子还在西安,贺某和他爸在照顾,也住在宾馆。”杨女士说,贺某在西安黄雁村附近租住在一间招待所,随后他父亲从陕北老家赶过来照看孙子。

  而事发后,G某所就读的陕西航空职业技术学院以及实习的陕西航空技师学院相关领导也多次和G某家属进行了协商,希望能和家属达成一致。“她已经是成年人了,出了这样的事谁都不愿意看到,但和我们学校没啥关系。”陕西航空职业技术学院和陕西航空技师学院的相关负责人都表达了同一观点:虽然学校没有责任,但出于人道主义,可以适当对家属进行补偿。这两所学校的相关负责人说,他们所谓的“补偿”就是退还一部分学费,再给家属一些丧葬费,总计三万多元。而这却被G某的家属回绝:“怀孕这么长时间,而且天天在学校上课,难道学校老师没发现?”对此,校方表示建议家长打官司。

  20日下午,G某妈妈和舅舅被允许进入G某生前所实习的陕西航空技师学院,取回她的遗物。一进学校,杨女士想到女儿便不停地哭泣,一声声呼唤着女儿的名字。

  G某生前所住的宿舍楼一楼,她的书本、衣服和洗漱用品都已被打包放在了门卫室。G某的班主任张老师说,事发后,两个宿舍的学生帮忙整理了G某的遗物。在一本小说《穆斯林的葬礼》扉页上,G某写下了这样一段话:“这世上的一切都借希望而完成,农夫不会播下一粒玉米,如果他不曾希望它长成种粒……单身汉不会娶妻,如果他不曾希望有孩子……”
相关阅读:
头发种植医院 https://www.haotoufa.com/yiyuan/s3150z31o4/